景德镇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激变在即河北大批民营钢企将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20-10-27 11:49:08 编辑:笔名
激变在即 河北大批民营钢企将何去何从 前不久,5家民营钢铁企业主动向河北钢铁集团“投怀送抱”,让人们意识到河北钢铁业在“十一五”较后一年年末掀起的整合浪潮,其实是产业格局重塑的开始。    面对产业政策不断施压,淘汰落后产能和节能减排任务步步紧逼,我省民营钢铁企业何去何从需及早抉择。    “要么被大企业整合,要么去整合更小的企业。”许多民营钢铁企业老板意识到,产业重组的大气候难以抗拒。    日前,有报道称,河北钢铁集团继以“渐进式股权融合”方式将5家民营钢铁企业纳入集团框架后,新一批收编名单也在酝酿中。    河北民营钢铁将以何种方式跨进“十二五”?    国钢“老大”收编民钢阵营分化    “当条件成熟后,德龙也会选择自己的重组对象。但目前尚未考虑进入河北钢铁集团序列。”12月19日,德龙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丁立国向笔者坦言。    一向坚持自主发展、走小而精路线的德龙钢铁,在整合重组的气候中开始酝酿新设想。“整合是大势所趋。”河北民营钢铁企业的老总们对此毫无异议。“较近,找我的民营钢铁企业老总挺多。”分身乏术的河北钢铁集团董事长王义芳告诉笔者,尽管入股敬业等5家民营钢铁只是河北钢铁集团收编民营钢企的尝试和开始,但河北民营钢铁企业被河北钢铁收编的意愿却格外强烈。    而笔者也了解到,连日来,河北钢铁集团总部正忙着筹建一个新部门,部门主要职责便是对进入集团序列的民营钢铁企业新成员履行合作事宜。    有种种迹象表明,河北民营钢铁已有的联盟也正因此而加速分化。    据省冶金行业协会副会长宋继军介绍,唐山长城钢铁集团、渤海钢铁集团一些成员企业的领导,近日都曾来石找他,请他向河北钢铁集团引荐。    “河北钢铁集团成功与五家民营钢铁企业进行联合重组的冲击作用直接波及到早已成立但又不具有实质性联合重组的渤海钢铁集团、长城钢铁集团和新武安钢铁集团的成员企业。”宋继军分析认为,未来不排除将会更多民营钢铁企业加入河北钢铁集团的可能性。    在他看来,这也是河北民营钢铁产业发展到现阶段的必然选择。    经过近10年的发展,河北民营钢铁粗钢产量从2000年280万吨快速提升到2009年的8691万吨,占全省粗钢产量比例为65%,这就是说河北钢铁总量三分之二产自民营企业。“民营钢铁企业在总量迅猛增长的同时,也累积了许多矛盾。”宋继军说,除了粗放式发展和结构性矛盾,还有其技术水平落后与国家节能减排、淘汰落后产能等硬任务间的矛盾。企业不得不反思,是继续“单打独斗”,还是依托其它大型钢铁企业联合发展?“抉择之下,部分民营钢铁企业‘投靠’河北钢铁集团就在意料之中了,况且后者的联合重组模式还比较适合目前我省民营钢铁企业的需要。”宋继军说。    五年激变在即民营钢企何去何从    前不久召开的省委七届六次全会就我省钢铁工业发展提出了新的产业调整目标,要求培育3—5家大型钢铁集团,全省钢铁企业减少到10家左右。    从全省100多家钢铁企业缩减到10多家,宋继军将这一目标措施称之为河北钢铁产业的“震撼弹”。    因为,这将直接决定谁将消失,谁会留下。能否成为全省钢铁企业的靠前方阵的3—5家企业和缩减后的10多家企业,主要取决于企业自身是否有能力进行实质性重组整合,当然,也取决于竞争对手能否经过五年发展形成后发优势。    在这些企业中,既包括目前已达到900万吨产能的河北津西钢铁集团、700万吨级的唐山国丰钢铁公司,也包括目前已有400万吨以上产量的纵横钢铁、德龙钢铁、九江线材等钢铁企业。    宋继军认为,“十二五”期间将是河北民营钢铁企业布局调整、变数较大、竞争较激烈的五年。    当此关头,肩负河北钢铁工业调整大任的河北钢铁集团却有着自己的原则和标准。    据介绍,河北钢铁集团整合重组民营钢铁企业要考虑许多因素,比如对方是否有土地使用等合法手续,产品结构能否跟集团发展取向相衔接,工艺装备是否较为先进、不在淘汰之列等。“我们也在不断抬高门槛,决不会成为一些民营钢铁企业的保护伞。”王义芳表示,通过“渐进式股权融合”进入集团的民营钢铁,也并不像外界有人揣测的那样,傍上大树好乘凉,换换牌子便万事大吉。“决定这些民营钢铁企业出路的关键因素,就是升级改造、配套改造、节能环保改造和重组联合的速度,以及其自身资本运作能力和实力。”宋继军分析认为,河北民营钢铁企业下一步进行综合配套改造难,不进行改造更难;如果不去整合别人,就会被别人整合。    他指出,民营钢铁企业必须立即行动起来,以时间换空间,发挥自己较大的优势,并形成新的后发优势,才能进入河北钢铁企业靠前方阵,否则就有可能被重组或被淘汰。”宋继军笑言,“这绝非危言耸听。”    产业体系“刷新”冀钢有望“可控”    “如果此次尝试能顺利运作下去,进一步的深度整合才会水到渠成,实质性整合局面一旦形成,对我省整个钢铁产业调整将会起到一个很好的推动作用。”向来出言谨慎的王义芳说,他期待能做出一个国企整合民企的标本来。    据了解,为从“渐进式”尝试向实质性整合过度,河北钢铁集团设置了相关推进措施,其中一条便是按照国家和省产业政策,在严格控制产量的同时,将一些新建项目作为实现深层次实质性整合的突破口。    之所以将限制盲目扩张列上协议文本,是因为河北钢铁集团希望通过重组实现全省钢铁产业可控发展。    钢铁企业多而分散是我省产业现实,也是一直未能破解的难题。    据了解,全省仅100万吨级以上的民营钢铁企业就有40多家,至少分散着河北8000多万吨的钢产量。由于产业集中度低,致使河北钢铁工业的控制力十分薄弱,总量难以控制,重复建设难以制止,节能减排任务繁重,发展环保型、循环型、低碳型经济难以实现。解决此难题的办法,唯有给民营钢铁找到出路,而当前较现实的路径选择非重组莫属。    王义芳希望能借此次“扩编”,尽快将新成员企业在发展方向上纳入集团统一的发展部署中,在市场上实现统一协调,在限制盲目扩张的同时实现技术装备升级。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河北钢铁产业集中度的提高,在控制力增强的基础上,会更进一步促进建立和实现全省“一盘棋”的专业化生产分工与协作体系,增强河北钢铁的协同力。“从当前暗藏于河北民营钢铁企业中的整合冲动上可以判断,河北钢铁新的产业分工体系正在酝酿形成。这不仅可以避免产品的同质化、同构化和重复建设,而且还有利于更广泛意义上的结构调整、产业升级。”宋继军判断说。
景德镇白癜风治疗中心
景德镇白癜风专治医院
景德镇哪有白癜风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