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柳岸•恋】余南(微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8:24:07 编辑:笔名
我曾经喜欢过一个男孩,他叫余南。
说起余南,便有点恍如隔世的意味了。那是零几年,我家住在一个离城市很近的小村子里,因为村头一棵老树,所以都叫树脚村。虽说很近,可一条护城河轻易便将其一分为二,中间只搭着座红桥,仿佛是一块被云城城市发展所废弃的一块地皮。村子挺大,有田有鱼塘,大多租户,而余南家就和我家挨着。余南,也是我的青梅竹马。
余南大我三四岁左右,他长得很高,又有外省人的白净,薄唇很好看,像他父亲,单眼皮却不小,眼睛熠熠生辉。我总是爱跟在他后边,“余南余南”地呼着,我妈训斥我,我不以为然。我长大是要嫁给余南的,怎么能叫哥呢?至少我是那么想的。
余南对我很好,他喜欢带我喝甜甜的糖水,那是我儿时的饮料。他喜欢开水泡饭,我在他家能吃三碗。余南爱养鸟,我总是陪他去捉虫子喂鸟。童年很快乐,我知道那是因为有余南。
我很少看见余南的父亲,那个好看的外省男人。不过每次那个外省男人回来,余南都要跪在地上。他们说余南做错了事,我怎么会信,人小鬼大的我认为,21世纪了还罚跪,定不是个好父亲。我去找余南,他没说什么,没好好看我,我看见了余南眼里的红和湿润。
后来余南不在了很久,我问大人们,他们也不告诉我。一年后余南回来了,带回来了一辆好看的自行车。我在饭桌上才知道,余南的母亲,那个我妈的好友,找了一个新的男人。
余南更高了,我也自诩是大姑娘了,我还是爱跟在他后面,他也继续照顾我。余南长得更好看了,眼里还多了一抹狠厉,是他父亲的那一种。我不知道一年里余南去哪里了,也不知道他还在不在读书。但是回来后,他待我依旧很好。
余南总喜欢用他那好看的黑色自行车载我,手把手教我骑,他自行车后面那两个好看的脚蹬子,我知道那是为我安的,为了我好站上面。余南爱骑车带我去附近的工地,那里在修路,修的是崭新的柏油马路,村里的一些树都被挖了。我问余南我们的村头老树会不会被挖,他没有回答我。他带我去挖了好多工地的土,有点橘红,黏黏的。余南便教我捏东西,还告诉我捏好了还要用火烤呢,这样才会定型。那段日子我很开心,他叫我思妹,可我依旧“余南余南”地叫着。
后来的后来,余南又走了。不久后,村里人因为拆迁的事忙的不可开交,我知道,那些人要来挖老树了。我家拿到了一笔可观的拆迁费,不久就搬到了河那边的城里。我也很久很久的,没有看见余南了。
我长大了,沉重的学业和充实的校园生活让我有了新的快乐,后来我才发现,我并没有那样喜欢余南了,他只是我的童年而已啊。
再一次听到余南,是家里人讨论说他去外省学手艺了,学的理发,是想有了手艺回来开家小店。父母会笑话余南不成大器,我不悦,这不悦来自我对“唯考试一条出路”的不赞同,和内心对余南的偏袒。
我终于还是再见到了余南,那时我早已穿上梦想高中的光鲜校服。父亲送我去学校时,遇见了手里拿着钢卷尺的余南。记忆中的少年变了,好像没有以往那么高大了,黑色的裤子和每个工人一样,灰灰的有点下塌,嘴唇皲裂,我再也没看见他眼里的星光了。他和父亲的交谈中我得知他在打工,我想这样也好,安安稳稳地早点支撑家里。我回忆起以往的日子,
笑着,叫了声“余南哥”,他抬了一下头,却始终没有看我一眼。我知道,余南不要我了。
我总算是等到了余南有女友的消息,他也的确不小了,据说是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女孩家里也挺好的。后来听说是女孩走了,婚事也不了了之。我只盼余南能早一点稳定下来,他该成家了。
这几天听到余南和人打架住院的事,我妈做为余南母亲好友自然也去看望了。后来人们都说余南不懂事不孝顺,这么大了还不安稳,我却依旧是什么都不信的,我只知道,余南很好。
可是,后来的我,不再喜欢余南了。

共 146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以第一人称的写法,叙述了“我”少年时代的好伙伴余南之间的深厚友情。小时候,我和余南家既是邻居,又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他对我很好,我总是爱跟在他后边,“余南余南”地呼着,我天真地以为我长大是要嫁给余南的,余南对我也很好,他喜欢带我喝甜甜的糖水,他喜欢开水泡饭,我在他家能吃三碗。余南爱养鸟,我总是陪他去捉虫子喂鸟。童年因为有了余南,我童年很快乐。可后来,余南走了,等一年后他再回来,已经长高了,长得更帅气了,他带回来一辆自行车,总喜欢用他那好看的黑色自行车载我,手把手教我骑,教我捏东西,那段日子我很开心。随着我们长大,我们彼此在社会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或求学,或立业,心灵的距离慢慢变远了。不再有少年时代的那种感情了。小说通过我的经历,描述出少年时代的一段美好回忆,纯真的友情,少年伙伴的坎坷经历。小说语言朴实,自然亲切,主题贴近生活,读来引人共鸣!欣赏,问候作者!【编辑:刘柳琴】
1 楼 文友: 2019-06-16 16:58:27 恭祝创作丰收,期待更多佳作点缀柳岸,展示您的风采!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1 楼 文友: 2019-06-29 14:48:18
回复1 楼 文友: 2019-06-29 14:50:28
2 楼 文友: 2019-06-16 17:01:17 敬请加入柳岸文友交流群:49041 0 9.方便交流。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2 楼 文友: 2019-06-29 14:48: 2
 楼 文友: 2019-06-18 07: 2:05 最初的爱恋,很难抹掉,时光打磨之后,依然不能变色,但味道是变了,可能很多人守住的都是初见时候的感觉和体验,如此也是人生的一份感情重复,不空白,守住了,当初的喜欢还是喜欢,守不住了,可能就变成了怨恨。人生心存美好,不为难自己,也不为难他人,如是才和谐。感情也需要刹车,不再喜欢了,是现在,那时的喜欢也不错。小说给我们很多思考,得人生经验,谢谢作者。怀才抱器拜读留言。问候作者,希望在柳岸创作愉快。
回复  楼 文友: 2019-06-29 14:49:00
4 楼 文友: 2019-06-19 16: 1:51 向蛮子问好,柳岸花明社团欢迎你,为便于联系,请加入柳岸文友交流群:49041 0 9儿童中暑怎么办
拉拉裤有哪些牌子好
热淋清颗粒怎样服用
尿失禁用哪种纸尿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