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菊韵散文随笔剪爱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51:30 编辑:笔名

(一)  梅子说,爱一个人就要让对方痛,痛到心里,才会记得。  说这话时,我和她正坐在市区一栋豪华公寓的十四楼,窗口有微微的风吹过。外面下着细细的雨丝,很浪漫的感觉,却有些忧郁的气息。  一瓶“劲酒”已被梅子喝去大半。我看着面前这个醉意朦胧的女人,有些怜惜,更多的却是疼爱。梅子是从来不喝这么高度数酒的。酒精的作用就是可以使人麻木,发泄,甚至忘乎所以。我想我自己,包括梅子,应该都需要吧。  这么多年以来,我清楚的知道,她并不属于我,就像我不属于她一样。我们在这些错落的时光中行走,彼此成为互相的情人和依靠。那道永远无法逾越的界限像一座山横在中间,过不去,也放不掉。我告诉她,我在这些缠绕中真的痛了,而且沉溺,很深很深,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就叫做爱。如果是,为什么爱的如此卑微,隐秘。如果不是,我又为什么会把她时刻记起。  夜色渐渐暗下来,城市的灯火在雨丝里有些模糊,来往的街车穿梭成一道道美丽的弧线。白天的喧嚣,早已落幕。搂着梅子瘦弱的肩膀,右手在她光滑的肌肤上游走,她明显的有些颤抖。  无声落泪,梅子还是哭了,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滚落到我的手臂上,一阵温热,然后在风里冰凉。我不知道,这么多年来,梅子流了多少泪,我在那些眼泪中曾一度迷失。但我清楚的明白,所有的眼泪和伤悲,所有的执着和努力都是徒劳,都是无望的挣扎。    (二)  每月我都会和梅子来这里约会一次,无论刮风或下雨,从不间断。这像是一种默契,一种心照不宣的秘密。我在这一次又一次的循环中纠结缠绕,却又满心期待。  我的时间并没有梅子那么充裕和自由。我会在一月之中,认真地调整,精确地算计,然后腾出时间来和她约会。这栋公寓里的服务员,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几乎都认识。我看到她们诡异的笑和眼神背后的意会,这些我们都不在乎。能够彼此相依,纵然短暂,这都是的幸福。  房间的装修近乎奢华,每一个角落,都残留淡淡熟悉的味道。洗浴间里,梅子像一条扭动的美人鱼,妩媚,妖娆,性感。这在很大程度上刺激了我的感官和心理承受能力。我似乎找到了一种汹涌,这在平常的生活中是没有的。而更主要的是,梅子是我喜欢的女人,她总能洞察我的内心,给我现实的安慰和鼓励。  一般情况下,我和梅子相处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三个小时,才刚刚牵手,又要别离。我们都不是一个自由的个体,从哪里来,必须要顺着原路回到哪里去。这是一种结果,也是一种宿命,不可逆转。多少的爱在瞬间被剪碎,然后又无奈地丢在风中。我把这些苦痛埋进心里,梅子只是叹息或者偷偷地掉泪。  当感情升华到一种境界,我便不再是我自己。多少次我在梦里喊着梅子的名字,多少次孤单寂寞,脑海里都是她的样子,多少次的反复煎熬,多少次的欲罢不能……  而那十四楼的窗口,永远只在等待里。    (三)  偶然在报纸上看到一个女孩为爱选择跳河自杀。我无法去想象她身后家人的悲痛,更无法揣测她在跳下的那一瞬间复杂的心情。我只是很迷惑,难道爱情的终不能如意,必须要以这样的方式吗?一条年轻的生命,一个如花的青春,瞬间走向终结。  我曾在很深很深的夜,在电话里为梅子读台湾作家陈启佑的《永远的蝴蝶》。那同样是个令人心碎的爱情故事。春雨,微笑的樱子,夜晚的蝴蝶……一系列美的意像在瞬间被残忍地毁灭。  夜,黑的无边无际,我看不到梅子的样子,但我能感知电话那头她微微的叹息以及黯然的心绪。其实,这些伤口一直存在,只是我们在刻意拒绝。  那豪华的公寓,十四楼的窗口,又在我的眼前闪现。梅子说,今生不能相守,只有依靠来世了,如果纵身而下,会不会像蝴蝶飞翔那么美丽?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那么想,那里一直以来都是我们心目中的“家”——一个可以互相依赖,互相取暖的家。她的语言里透着幽怨,可怕的冷漠。就像我在许多时候的绝望,然后毫无理由的发着脾气。  我只是喃喃地附和她:如果真要那样,无路可退,那么,我陪着你。  一切无声,我的心突然剧烈地痛。十几年的婚姻,竟然敌不过这一场短暂的相遇。不能成全爱情,那么就在爱情里毁灭。我终于明白那些为爱殉情者的悲哀和决绝,虽然我从不相信来世和前生。    (四)  梅子离我并不远,只是城南到城北的距离。我常常在这段路上匆忙,却似隔着天涯。每每经过她的住所,遥望窗花上她美丽的剪影,我就莫名的向往与感伤。  那个我不可抵达的窗口,应该住着一户还算幸福的人家吧。  就像我染着一身风尘回到家里,儿子在看电视,高兴地说爸爸回来了;女儿正在房间聚精会神地写着作业;妻子在厨房烧着饭菜,喊我洗洗手,马上就可以开饭了,一副温柔的样子……  我突然很难过。这同样是个充满温馨的地方,却在我的心里沦落成了沧桑。面前的这个女人,我一直满怀愧疚,愧疚这么多年她付出的感情,愧疚这么多年的风雨同舟,都被我无情地践踏在脚下。我无法去想象某一天她突然的从梦中惊醒,看到我搂着其他女人时的惊愕和愤怒,更无法去想象从此形同陌路,支离破碎的凄凉。  每天我都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惶惶不安的生活着。我穿梭在梅子和妻子之间,用谎言圆满着可能出现的一切变故。我只是沉溺,很沉溺,不可自拔却又努力地挣扎着。  我要的是快乐,可我们并不快乐。我渴望爱情,可爱情离我们那么远。梅子总是用宽容或无奈的语气对我说,随缘随心吧。我自嘲地笑了,笑她背后的故作平静以及如我一般的煎熬愧疚。  人性的欲望也许是永无止境的吧。爱情是什么,世人很迷茫,我们亦是。  我们在黑暗中拥抱,在爱的边缘穿行,没有观众,没有掌声,如旷野的轻风,燃烧的篝火,灿烂绽放又无声无息。    (五)  辛苦长大,然后承受爱情的苦。这是梅子对自己一生的描述。  而我在给她的一篇日记里这样写道:再深的爱情也挽不住流水,我与你,永远只是水中的流沙。而我,落进你的深海里,又怎么能再次回到岸边。  生命若尘埃,尘埃里能不能开出花来?当爱情成为一种想象,我只有等待。当等待永远没有结果,那么所有的挣扎便都是无望的追逐。  短暂的疼痛胜过长久的等待。时光之手,会抚平一切的痕迹。  离开梅子将近大半年的时间了。在许多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有淡淡的思念,会有默默的祝福。但更多的时间里我很安静,踏实,我投入工作或书写之中,有了比以前更多的快乐。我想这些,梅子是愿意看到的吧,而我更希望,她亦如我一样。那些爱情,只是漂浮于空中的美丽,细细碎碎地剪成一片片,我们可以看到,但永远不能触摸。  房间里有音乐响起,是张惠妹的《剪爱》,歌中唱道:  终于我挣脱了爱情  把爱剪碎随风吹向大海  有许多事  让眼泪洗过更明白  天真如我  张开双手以为撑得住未来  而谁担保爱永远不会染上尘埃  …… 共 269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抗菌治疗前列腺炎成果如何
黑龙江哪家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研究院哪好

上一篇:小司

下一篇: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