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鸿蒙道印第一百二十六章异变

发布时间:2020-01-21 15:32:42 编辑:笔名

鸿蒙道印 第一百二十六章 异变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不过就在半空中那道巨大的手掌快要击中紫琅天之时,异变陡生!

原本伫立在广场之上的巨大雕塑突然散发出一道巨大的光芒,而后这道光芒迅速在空中形成一道光幕,旋即以一种极为惊人的速度飘到紫琅天的面前。

砰!

只见那只巨大手掌只是一个照面,便是狠狠的拍在那光幕之上,不过一击之后无果之后,便是很快的消散而去,而那道光幕在接住这凝器境高阶强者一击之后,亦是徐徐散去。

“嗯?”老者看着着异变突生之后,脸上露出几分惊愕之色。不光是老者,就连包括紫琅天的所有人在内,脸上都是露出错愕之色,显然不明白这异变从何而生!

不过就在众人错愕之时,那雕像之内,传来一阵极为苍老的气息,众人可以明显的感觉的到这股气息不属于他们这个年代。

“何人犯我流云?”

紧接着,一道略带苍老的声音响彻流云山山dǐng。众人一惊,而后皆是循声望去,却是发现,在那雕像旁,赫然漂浮着一道略显苍老的生影,只不过这道身影在众人看来,却是有着几分虚幻之感。

“这?”紫琅天看着着突然从雕像之内飘出的虚影之时,一脸震惊的看着这道虚影。

不过有人比叶天更为吃惊,这人就是叶天,因为这道虚影的面容他从一个地方见过,那个地方赫然就是xiǎo孤镇葬阴山脉那悬崖之下的水潭之底,而这道虚影,赫然就是叶天所见过的叶老!

“这什么这?才过去几百年,便是连你开山老祖都不认识了么?”虚影瞪了紫琅天一眼,骂道。

“您……您是流云宗的开山老祖宗???”紫琅天开始变得有些激动起来。

“废话!”虚影看着紫琅天一眼,而后又将目光落在流云宗众人身上,最后,更是将目光扫视了远处的流云山脉一眼,不过这道虚影自始至终却是未曾看过血阴宗的人一眼,包括那血袍老者,仿佛在虚影的眼中,血阴众的宗人都不存在一样。

“啧啧……这才几百年,流云宗竟没落成这个样子了,好在,这道魂体已经修养的差不多了,不久就可以与本体融合了。”虚影自言自语道。

“阁下是谁?为何横加干预我血阴宗与流云宗之事?”血袍老者死死的盯着虚影,冷声道,而其眼神中,竟是带着浓浓的忌惮之意。

“血阴宗?”这道虚影闻言眉头一皱,旋即又是自言自语道:“嘿嘿,那一族的势力连一个xiǎoxiǎo的天元界都不放过吗?”

“阁下,我问你话呢?你到底是谁?”血袍老者对于这突然出现的虚影有些恼怒,不过碍于虚影那不明的来历,他才耐着性子问道。

“你是聋子吗?你没听到这个姓紫的xiǎo家伙説,我是流云宗的开山祖师吗?”虚影冷眼看着一眼血袍老者,冷声道。而一旁的紫琅天听到虚影称自己为xiǎo家伙之后,脸上也是没来由的露出几分古怪之意。

“阁下是在开玩笑嘛?流云宗的开山祖师早就在几百年前早仇家追杀而命落黄黄泉了,这一diǎn天元界的大势力都是知道的。”血袍老子的耐心显然已经快用完了。

“开玩笑?老夫生平最不喜的就是开玩笑!”虚影冷笑一声。

闻言,血袍男子的耐心终于被消磨殆尽。

“一道魂体而,又有何资本在我面前嚣张?既然你不愿意説,那我少不得要用些手段让你开口説了?”血袍男子阴冷一笑,而后其整个人的身形便是朝着虚影暴掠而去。

“给我死来!”血袍男子一声大喝,旋即一只手掌猛然张开,而后朝着虚影猛然一抓。

,见此,虚影冷笑一声:“不过是凝器高阶而已,若是我本体在这,一只手便是灭了你,不过即便本体不再,老夫收拾你也足以!”

虚影缓缓升起,而后便是可以看到一道道灰色的虚线便是从老者手中弹射而出,而后几乎是在一瞬间,便是在空中织成一个牢笼的形状。

“灵魂之笼!给我禁锢!”虚影低喝一声,旋即大手一挥,那道灰色的灵魂之便是朝着那血袍老者急速飞去。

接下的一幕便是让众人瞠目结舌了,只见的那道灰色的灵魂之力笼几乎还没碰到血袍男子,便是瞬间消失,下一秒出现时,那血袍老者已是出现在灰色之笼当中。

“该死!我怎么感觉自己体内的器玄力正在急速消失?”深陷灰色之笼的血袍老者面色阴沉道。

不过这血袍老者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知道现在不是要面子的时候,当即也不犹豫,立马是祭出了自己的命元器。

“吾之器,血神书,现!”

血袍老者一声低喝之后,便是可以看到在其眉心处的上方,一本通体血红的书赫然出现在众人的眼中。一出,一股滔天的煞意瞬间席卷了流云山的上方的整片天空,隐隐中,众人感到到自己的意识在这一刻都是出现了一丝沉沦的迹象。

而就在这血神书出现之后,叶天灵魂深处那一道不知名的灵魂体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看起迹象,竟然是要有苏醒的迹象!这让叶天瞬间感觉有着不解,这道灵魂体自从在方家地下的死灵海进入自己的识海中后,一直都是陷入沉睡当中,今天这般迹象倒还是第一次!

“果然!”看到血袍男子祭出其命元器之后,虚影目光陡然一缩,看着这,虚影也不犹豫,旋即将目光落在站在人群之中的叶天身上。

“xiǎo家伙,又见面了呢?现在来不及与你多説,借你身体一用!不知可否?”虚影看着叶天大声説道。

“老祖,您是想用你的魂体控制身体与那血阴宗宗主作战吗?叶天的身体太弱,还是用我的吧!”作为凝器境的强者,紫琅天对于自己的身体强度还是有自信的。

闻言,虚影白眼一翻,道:“你的不行,太弱!且与我的魂体没有融合度。”开玩笑,你能跟叶天相比,叶天可是那个人的儿子啊,又跟我是同一族,也只有他的身躯,才能容下我的魂体,若是一般人,融入之后恐怕会直接爆体而亡。

听完这句话,紫琅天面色顿时一红,却是不再説什么了。既然老祖这般説,那自己就有他的道理,自己遵从就是。

“可否?”虚影再一次看着叶天道。

“既然叶老需要,那有有何不可!”叶天一咬牙,狠声道。

“哈哈,很好,既然如此,你只需放松便可,等下我的魂体会入你识海,你定然不能抗拒,否则的话,会很危险的!”虚影叮嘱道。

“xiǎo子谨记!”叶天响声道。

“甚好!”虚影欣慰一笑,旋即便是化成一道流光,迅速没入叶天的识海之内。

而就在这时,一道隐能震破苍穹的声音陡然响起。

“血神书,血神之火,焚尽世间万物!”

就在这一声低喝响起之后,却是只见的那血神书陡然张开,而从其中喷射而出的,是一道绽放着无尽血芒的火焰!伴随着这道火焰的出现,其四周的温度几乎是以极为恐怖的速度在上升着。

滋滋滋!

那一道绽放着无尽血芒的火焰在一碰到灵魂之笼的虚线之后,便是立马发出滋滋声响,而后便是可以看到,那一道道灰色虚线在碰到这血芒火焰之后,只是持续了半息时间,便是立马被焚成一道青烟。

啪!

几乎只是三息时间,那虚影先前所布置出

武汉眼耳鼻喉医院口碑怎样
泗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佛山癫痫病是怎么来的
扬州妇科专科医院
湖北比较好的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