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索罗斯不请自来

发布时间:2019-06-13 23:46:46 编辑:笔名

索罗斯不请自来

公培佳 杨仕省 博鳌报道

和比尔·盖茨提前半年相邀、几经周折才成行不同,索罗斯这次是不请自来。

按照原定计划,再过几个月,83岁的金融大鳄索罗斯将与小他42岁的第三任妻子博尔顿完婚,在此之前他竟有大把的“闲暇”在市场掀起风浪,先是年初沽空日元大赚一笔,接着被预测会再次瞄准英镑;又在4月5日人民币屡创新高之际取道香港谈日元、房地产和黄金,并被爆料伺机“潜伏亚洲市场”;两天后直飞博鳌参加论坛年会,警示中国经济硬着陆风险正在提高,而此时索罗斯管理基金却静悄悄,这让市场感到惴惴不安。

“有分析说,您不排除在适当的时机做空中国市场,真的会吗?”4月8日“对话索罗斯”午餐会前,《华夏时报》在一个非常短促的间隙问道。索罗斯的回答简练而圆滑:“你要相信你看到的。”

警示中国经济风险

4月7日,索罗斯乘坐私人飞机抵达博鳌,参加隔天中午的午餐对话会。结果由于索罗斯在金融界的号召力太强,一场原本不对媒体开放的对话,却开成了一个大派对,近十桌用餐的嘉宾不愿离场,蜂拥来的把餐厅挤了个满当。

12点30分,索罗斯携手博尔顿出席用餐,闪光灯一阵狂拍,老人家精神矍铄、笃定从容,不时与同桌交谈,手势不断却脸无表情。很快,对话会开始,话题自然绕不开中国。

他先表示对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变抱有信心,不过后面“但是”的内容才是他要表达的重点——“但是,中国经济年增速超过10%的高速发展阶段已经结束,并且不太可能再现。”

索罗斯认为,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对中国而言具有相当大的挑战,目前出口和投资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太高,而消费的占比相对偏低,这种改变可能造成中国经济增速显着放缓。

他认为,中国的地方政府依靠售卖不断上升的资产获利的发展模式是不可持续的,“中国经济硬着陆风险在提高。”

“中国需要鼓励家庭消费。”索罗斯近30分钟的演讲中,准备了演讲稿,大多数时间都在低头念,但每当提到“消费”一词时,他总会抬起头望向四周的和嘉宾。

在索罗斯看来,中国的房地产业一度助热了投资,过高的房价把居民的钱圈进了储蓄池子,消费无从谈起;这引起的另一个担心是银行体系的坏账上升。他甚至判断:“中国影子银行的快速发展以及一些次贷情况,与美国金融危机前的次贷风险有相似性。”

但好在次贷苗头冒出两到三年后,才会真正导致危机,“中国还有时间。”只不过,在有限的时间内必须要触及改变的痛处,“治理影子银行风险需要触及既得利益群体。”

在索罗斯看来,美国经济前景更为乐观,“页岩气开发带给美国重要的优势,尤其是对生产型企业。”但反过来,中国近几年在大力推进的太阳能、风能等新型能源项目,却屡屡受挫。

做空的逻辑

当鳄鱼闻到了美味,它会把点心让给别人吃吗?尤其是像索罗斯这样能引领集群效应的大鳄鱼。

4月8日,人民币对日元出现十分罕见的跳级式升值,COMEX期货金价在无重大美国经济数据公布之下收低,香港证券业24小时交易开始前夕股汇显着受压,这一切联系都会指向索罗斯,尽管找不到直接证据,他只是批判了下日元、点评了下黄金。

“我老了,得保守一点才是。我就像一个上了年纪的拳击手,不该再回到拳击场中。”索罗斯说。可是谁信?

近段时间,他以旗下基金为首的数家对冲基金采取“安倍交易”向日元汇率发动进攻,大获丰收;抛售黄金,引发大量跟风盘。再往前看,他是“亚洲金融危机的纵火犯”,他一举打垮了英格兰银行……

按照索罗斯惯用的逻辑,现在有些人必须要小心了,因为日元贬值还在发酵,而亚洲其他国家币值却在被动升值。

就在日本央行宣布一系列大胆宽松货币措施对付通缩之际,索罗斯4月5日在香港称,日本央行扩大量化宽松规模的做法“相当危险”,或导致日元雪崩式下滑。

香港是内地外汇交易的桥头堡,在大国量化宽松政策袭来之时,一旦港元贬值预期上升,索罗斯难保不出手。不过,富达国际投资总裁安东尼4月8日对表示,香港政府已提高了双边印花税的征税比例,即便索罗斯想有动作,难度也太大了。

如今他取道香港来到博鳌,想干什么?据博鳌亚洲论坛组委会介绍,主办方今年没有邀请索罗斯,是他主动提出要参加的。

索罗斯至今的观点还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阴霾还未散去,2013年会是非常动荡的一年,首先是汇率,甚至还会发展到利率。他判定中国的情况是,中国房地产上积聚的风险值得注意。

事实上,在“国五条”细则执行敏感时刻,这一判定连中国的普通“小散”都看得到。

多面魅影

你不能相信索罗斯的话,但你又不能不去聆听他的话。就连他自己都称是一个复杂的人。

“我是一个很难让人了解的人,我一直扮演着两个角色,所以我不觉得内疚或要负。金融市场是不属于道德范畴的,因为它有自己的游戏规则,我尊重那些规则。”索罗斯说。

作为匈牙利出生的美国籍犹太裔商人,索罗斯早年差一点成了个哲学家。1949年,索罗斯考入伦敦经济学院攻读经济学,赢得了当代着名哲学家卡尔·波普尔的赏识。大学的一年里,索罗斯撰写了不少哲学论文,并一度立下成为一名哲学家的志愿。

毕业后,这一志愿远去,却为他后来的投资生涯奠定了多面思考的理论基础,助他成为了金融天才。从1969年建立“量子基金”至今,他创下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业绩,平均每年35%的综合成长率,让所有的投资专家都望尘莫及。

他以在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中扮演的角色开启了成名之路。索罗斯早在全世界扬名,是他以一己之力打败了英格兰银行。而让亚洲人刻骨铭记他的则是,1998年的那场亚洲金融风暴——他自己赚得盆满钵满,留下更多的人在国家的金融体系濒临崩溃中哭泣。

2011年7月27日,索罗斯正式宣布将结束其长达40年的对冲基金经理职业生涯。但他从来都未远离市场。事实上,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盖茨和巴菲特开始捐款前,索罗斯的捐款金额多年蝉联,他在上世纪70年代就成了一名活跃的慈善家。

在经历多年市场的杀伐后,索罗斯恶名颇多,他有时也替自己辩解,说还是个“‘开放社会’的捍卫者”。

相比之下,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联席首席投资官比尔·格罗斯4月4日撰文点评得更为耐读:“我们所有人,包括巴菲特、索罗斯和我自己在内,很可能是这个时代成就了某些人,而并非某些人成就了这个时代。”

如何开微店铺
白癜风治疗
开微店步骤